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成都护栏 >> 正文

湖北日报冯华发展新经济的新路径和着力点

日期:2018-7-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湖北日报》 冯华:发展新经济的新路径和着力点

《湖北日报》2017年6月20日理论版头条刊登我校经管学院冯华教授和博士生黄晨的重要理论文章《发展新经济的新路径和着力点》,全文如下:

中国经济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由于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创新创业浪潮的兴起,新技术、新主体、新业态、新模式纷纷涌现,发展新经济对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意义重大。新经济是指建立在信息技术革命和制度创新基础上的高增长与低通胀并存的经济现象,具体表现为知识经济、服务经济、信息经济、网络经济、体验经济、文化经济、绿色经济、生态经济、共享经济等。由于发展阶段不同,我国发展新经济的路径和发达国家不同,还伴随着三大转变——制造经济向服务经济转变、资源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变以及人力经济向人才经济转变,因此,发展新经济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或者“变道超车”。

提要:

■创新驱动实质是人才驱动,发展新经济,核心要素是人才,让人才活力竞相迸发是改革的着力点。

■新技术、新产品、新的产业成长都是市场发现的过程,最终落脚到企业上,最终决定了新经济发展状况。

一、发展新经济需要新模式和新路径

环境变了,游戏规则全变了。新经济来了,但是理论和政策相对滞后。中国30多年经济高速增长的经验是通过园区化推进工业化,路径是先规划一片产业园区(如开发区和高新区),以基础设施建设为抓手,搞好“三通一平”“五通一平”,然后招商引资,发展加工业。现在全球进入创新竞争新时代,新经济不是加工业,新经济的本质是创新驱动,是科学技术的产业化。传统模式长不出新经济,新经济的发展需要有新的路径、新的基础设施和新的体制机制,理论和政策都要从传统工业化观念向新经济观念转变。

从历史的角度看,每一次重大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中,生产要素和产业组织方式都伴随着体制调整,带来新的经济形态。第一次产业革命减少了非市场因素对于市场机制的干预,促进了市场经济的发展。《专利法》的出现,极铁岭癫痫病治疗大地促进了科技人才的集聚与创新的积极性。第二次工业革命中,股份制和大银行的出现,使得分散的资本迅速集中,大规模生产和进一步的社会化分工才得以产生。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的新经济快速发展,得益于军民融合体制、技术转移体制和风险投资制度的变革。美国采取了市场化的军民融合体制,将国防经费通过市场投入到企业,由市场体系完成了军用技术转为民用技术。《拜杜法案》,《史蒂文森·威德勒技术创新法》等五个与专利确权、技术转移相关法案,促进了科技研发和成果应用转化。风险投资制度和以纳斯达克为代表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为新兴产业发展提供了资本进入和退出渠道,催生出了新经济。

二、发展新经济的路径和经验

发展新经济,最根本的办法是发挥科技创新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基本路径有两个,“创新产业化”和“产业创新化”。创新产业化是把新技术通过创业孵化出新产品、新企业、新模式的过程,新产业是从无到有、创业长出来的,“创业大潮起、潮落产业兴”是新兴产业成长规律。新兴产业发展往往依托新的技术和平台,比如,网络经济,各个国家处于同一起跑线上,和传统产业相比,发达国家并没有技术基础和先发优势,中国的BAT(百度、阿里、腾讯)做到了世界领先水平,不重复传统经济老路,实现了“变道超车”。产业创新化是通过技术转移给传统产业导入技术,使得旧产业脱胎换骨、升级成新业态的过程,推动旧的产业通过技术创新、组织创新和模式创新实现向新产品、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的升级。旧产业直接搭载新技术,省去了旧的产业技术路线,可以实现弯道超车,在通讯技术设备领域,中国的华为,就是“弯道超车”的代表。

硅谷:硅谷的发展得益于“X+ABC”的综合服务创新体系。X是创新创业基因,ABC是完善的服务体系。多要素参与,资源充分自由流动,是硅谷能够成功的关键。硅谷的成功还来源于面向全球的科技人才流动机制,如H-1B签证计划,绿卡制及科技合作协议等,使得世界各国一流的科技创新人才都能自由地向硅谷集聚。多类型企业支持与全要素顺畅流动的“软服务”产业体系。美国硅谷即插即用技术中心,从办公空间、数据中心、引进投资和商务培训等方面向企业提供创业资源,帮助高技术企业的初创和成长。

北京中关村:致力于构建服务功能完善的创业生态。以创业大街为例,以企业需求为导向,引进各类创业服务机构,打造“创业投融资+创业展示”两大核心功能和“创业交流+创业会客厅+创业媒体+专业孵化+创业培训”五大重点功能。街区不仅能满足创业者寻求交流空间、活动场地、网络服务等硬需求,还提供企业设立、科技金融、法律咨询、人力资源、知识产权、政策咨询等创业服务。街区致力于打造全链条、全方位、全要素、全业态的创新创业新生态。已引入车库咖啡、3W咖啡、联想之星、创业黑马、36氪、创业邦、京东智能、并购咖啡、飞马旅、亚杰商会、北大创业训练营、清华经管创业者加速器、因果树、IC咖啡等40余家知名的创新创业服务机构,引导创业服务机构形成差异化、特色化发展格局,推动创业大街在智能硬件、全球创新领域提前布局,抢占国际创新创业制高点。

深圳:海纳百川的创新创业环境。深圳市政府鼓励创新、宽容失败,建立了完善保险制度和经济补偿机制。对于创新失败的人,不推诿、不责备、不处罚,而是以鼓励为主,帮助查找原因,改进技术装广安癫痫病医院备。政府参与风险投资、保险,形成创新失败的成本分摊机制;各创新要素之间“微循环”的企业科协合作机制;“科技创新券”机制,用创新券购买科技服务,降低创新门槛和创业风险;成立互联网金融协会,形成颇具规模的“小贷”突发性癫痫怎么急救产业,降低融资成本这些机制也为深圳构建完善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提供保障。

上海:引进技术为主的二次创新和国际化人才战略。海派商业文化使上海具有较强的开放性,上海高新技术产值中,外商投资企业占的比重高达60%,这种引进技术为主的科技创新模式,使上海成为最先引进、消化和传播发达国家创新成果的基地。上海科技创新人才战略主要落在人才吸引和培养机制上,并出台了多项政策法规、配套设施、人才培养工程,吸引海内外人才向上海流动,促进技术与管理人才从科研院所向企业转移。

三、发展新经济要完善创新创业服务体系

发展新经济,必须充分发挥科技对经济的引领和支撑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打通科技和经济社会之间的通道,这个通道就是新经济和新兴产业发展的基础设施——科技创新服务体系,或者叫创新创业服务体系,主要包括四个链条:一是从创业苗圃到孵化器再到加速器的全过程创业服务链条。二是技术转移服务链条。科技成果转化是对有实用价值的科技成果所进行的后续试验、开发、应用、推广直至形成新产品、新工艺、新材料,发展新产业等活动。技术转移是系统知识的转移,包括合作研发、产权和股权转移、技术创业、人才流动、技术并购、资源共享等。三是资金服务链条。传统银行无法应对创新创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必须鼓励创业投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等科技金融创新。四是人才服务链条。

四、发展新经济要探索新体制

促进新经济发展,不能脚踩西瓜皮,要从体制机制改革上精准发力:

首先要改革人才体制机制。创新驱动实质是人才驱动,发展新经济,核心要素是人才,让人才活力竞相迸发是改革的着力点。创新人才评价机制,改革职称制度和职业资格制度,赋予科研人员等更大的流动自主权。鼓励国有企业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内部创业,搭建众创空间、创客制度和创新平台。完善海外人才引进方式,加大人才激励保障制度;打通人才流动机制,打破户籍、身份、人事关系等制约。完善企业家激励机制,依法保护创新收益和财产权,发挥企业家新经济发展中的多要素整合和资源配置功能。

其次要创新科技金融体制机制。用资金链支持创新链,用创新链促进新经济。充分发挥资本市场对新技术、新产品的发现机制。创新科技担保及保险机制,鼓励设立科技担保公司。加快发展无形资产评估定价机制,大力发展评估定价机构与金融机构共享评定成果的知识产权抵押质押制度。发展合伙制的风险投资机制,积极引导天使投资、VC、PE等风险投资机构主动向科技企业投资。

三要完善科技创业孵化体制机制。探索建立众创空间服务专员工作机制、健全创业辅导机制,构建中小企业知识产权公共服务体制,引导产业技术研究院、行业公共技术服务平台、产业创新联盟、技术转移机构建设专业化的众创空间,加强创业导师队伍建设,加快建立创业创新绩效评价机制。健全“苗圃+孵化器+加速器”全链条创业孵化体系,健全创业人才培养机制、创业投融资机制、区域性大学科技园资源共享机制。

四要完善技术转移体制机制。以企业、产业的技术需求为出发点和归宿,大力推动技术市场建设;建立知识产权评估机制,加强高等学校和科研院所的知识产权保护和开发;完善供需对接机制,开展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信息汇交与市场化服务;建立技术转移集成共享机制,以信息化网络连接各区域技术交易平台,完善技术交易市场体系;从立法层面探索职务发明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完善知识产权归属和利益分享机制;建立技术转移协同创新机制,军民融合层面推进军民两用技术和成果的双向转化;完善“沿途下蛋”机制,促使重大科技项目研究开发过程中取得的成果及时转化。

五、发展新经济要发挥市场作用

新技术、新产品、新的产业成长都是市场发现的过程,最终落脚到企业上,最终决定了新经济发展状况。例如,最近几年,市场和技术融合催生的互联网创业就是新经济一大热点,因为到了互联网时代,过去的很多产业和技术都被颠覆了,商业在线化,去中心化,大规模制造变成个性化大规模定制,智能制造、远郑州军海脑科医院程教育、互联网金融、手机游戏、网络约车、共享单车等蓬勃兴起,互联网+什么,什么产业就快速发展,这就是市场的作用。

发展新经济要重视商业模式创新。企业要学会加法,走互联网+的智能制造和信息化道路;学会减法,走专业化道路;学会除法,走品牌化、个性化道路;还要学会加减乘除四则运算,走集成化创新道路。

发展新经济,市场会有盲目性,创新创业的风险极大,挫折和弯路难以避免。个别地方也出现了互联网创业过度和泡沫化现象,应该给予引导。总体上,中国正处于新经济发展的初期,新经济代表了中国的未来和希望。因此,要多给予鼓励和支持。

(冯华,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首席专家;黄晨,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博士生)

相关链接:http://hbrb.cnhubei.com/HTML/hbrb/20170620/hbrb18.html

友情链接:

聪明正直网 | 魔兽世界最强公会 | 明日花罗绮 | 失忆歌词 | 虹桥机场图片 | 体育主播 | 黑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