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海口中信台达国际 >> 正文

【客栈小说】你还在等谁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你还在等谁呢?”一个夜间巡逻的保安问。

“我在等她。”轩宇答道。

“都几点了?她是谁?别等了,快回去吧!”保安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地说道。

“没关系。我再等会儿!”轩宇回道。

“好吧!你们年轻人啊!嘿,不说了。”保安走了。

轩宇看了看表,时间定格在凌晨十二点。虽然是初夏,外面的风有一丝丝凉意,他的心里忐忑不安,心里一直想着曾经宿舍楼上住的林夕。

虽然毕业五年多了,但是最纯真的爱恋还是在校园,是与林夕的爱情。

忘了介绍,林夕是轩宇的前任女友,他们在大学校园初识,算起来,交往了三年。林夕,在校园时期就是公认的校花,追求者无数,而林夕是极其平凡的男子。他们认识是一次巧合,是因为一次篮球比赛。

林夕是组织篮球比赛主办方之一。轩宇是个酷爱篮球的木讷的男生。在一次篮球比赛中,他在抢球中无意被对方弄伤了眼睛,当时眼睛立刻肿了起来,眼里还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当时,大家都被吓坏了。医护室老师赶紧上来查看,用冷毛巾帮他敷眼睛,并做了些消毒措施。

林夕作为主办方之一,事后负责跟进此事。她的嘘寒问暖让轩宇这个外表木讷,内心火热的男孩子燃起了爱的火焰,如同火柴点了火。

爱情,来得不经意,但是忘却是极难的事情。播种的时候有多么地甜美,在回忆的时候就有多伤,竟是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关系。

【二】

第一次约会是他们最难忘的事情。当时轩宇约林夕漫步校园。在夜里,有几丛灯光照亮黑色的夜,虽然时间已过八点半,但是校园附近的小吃店里人头攒动。他们来到了一个烧烤店里,林夕点了烤翅、土豆片、金针菇、馒头等东西。

正在坐着等的时候,旁边突然有一个男生悄悄地对旁边的人说,“快看呀!这就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林,你看她旁边的是谁呀?”

“不认识。怎么长得那么丑?他们在一起,一点儿都不般配啊!”

“小声点,别让他们听到。”

“本来就是。”

这时候,轩宇送来了刚点的菜。林夕装作若无其事,和他说:“宇,来,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烤翅。”

旁边的人听着不再说话了。吃完后,应林夕要求,他们漫步校园一周。

说实话,轩宇之前从来没有细细地打量这个校园,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一些教学楼和几片草地堆出来的地方。

伴着柔和的月色,林夕问轩宇:“你觉得我们校园怎么样?”

轩宇说:“不错啊!”

林夕问道:“你知道我第一天来学校的情景吗?”

轩宇摇摇头说不知道。

林夕继续说:“第一次,我妈妈同事家和我们全家一起来到学校。我是第一个到寝室的,后来我去买蚊帐。我妈妈同事的儿子帮着一起收拾。这时候,我的室友来了,听他们说:先是进来,后来又出去瞧了瞧门牌号。等他们都走后,我室友悄悄地告诉我:我刚才进来差点以为走错房间,怎么现在都那么开放?男生和女生用一个寝室?”

旁边的轩宇笑得乐不可支,说:“林,你太幽默了!”

林夕又反问道:“你知道一根冰棍的故事吗?”

轩宇摇了摇头,说:“不知道,那是什么故事啊?”

林夕掩着手,笑道:“你不觉得在我们校园里走一圈,一根冰棍还没吃完吗?”

轩宇惊讶地问道:“什么意思?”

林夕笑道:“校园小啊!”

轩宇摸了摸脑袋,傻呵呵地笑了。

两个人肩并肩地走着,边谈边笑。在校园的一角,风吹拂着平静的湖面,波动得涟漪,激起了少女的无数幻想。爱情或许本来就是一场幻境,不是吗?

【三】

轩宇虽然木讷,但是挺专情的。他在大学期间,每天都给林送早点,每天还换着来。今天烧卖和豆浆,明天锅贴和牛奶,一周都不重样。每次他总是一早就买好,往林的寝室楼赶,每天按时来,风雨无阻。

室友小吴很嫉妒,每次都挖苦说:“哦,我们的快递又来了。真是难得啊!每天如此。”

轩宇总是害羞地说:“林夕,起来了吗?我帮她送早饭来了。”

小吴看着屋内正在梳头的林夕,喊道:“林,你的专属快递又来了!”

林夕不紧不慢地打理头发,说:“一会儿就好。让他等等。”

小吴打量着轩宇,说:“哟!今天带什么呢?不分给我们一点儿吗?”

轩宇害羞地说:“下次请你们喝茶。”

小吴说:“好呀!什么时候啊?”

轩宇迫切地等林夕,说:“你们订好叫我。”

林夕出来了,看着正在说话的轩宇,问道:“在说什么呢?聊得那么开心?”

轩宇忙说:“没有。”

他们边谈笑着,边走向教学楼早读。

轩宇故意地问:“我听说流行情侣戒指,要不等你生日的时候,我们也去买一对吧?”

林夕笑着说:“啊?要等到生日才送啊?”

轩宇悄悄地从包里取出一对情侣对戒,是love的对戒。

林夕笑了,说:“你什么时候买的啊?”

轩宇说:“这是秘密。”说着帮林夕带上了戒指。

自己套上了另一枚戒指。

两个人幸福地手牵手往教学楼走。

【四】

过了几周,轩宇再去给林夕送早点的时候,被吴看到戴了对戒。

小吴说:“能不能让我看看这枚戒指啊?我想和我男朋友买一对这样的。借我几天好吗?”

轩宇心想:不就几天吗?借就借吧!二话没说脱下对戒,给了小吴。

小吴又问:“上次请客喝茶,算不算啊?”

轩宇想了想,好像有那么一回事,说:“算。”

小吴说:“我订了倚茶楼,明天下午一点,你要准时来。”

轩宇说:“好的。”

回头和林夕向往常一样地去教学大楼。

等中午间隙,小吴故意带着那枚对戒,问林夕说:“你看,我今天涂的指甲油好看吗?”

林夕无意地瞟了一眼,无意间发现这枚戒指,似曾相识,问道:“这枚戒指,哪里来的?”

小吴说:“这枚戒指,是我男朋友送的。”

林夕问:“你男朋友?怎么没听你提起啊?”

小吴说:“他很低调的,明天约在茶楼见面呢!要不你也来?”

林夕爽快地答应,说:“好啊!”

第二天,林夕陪着小吴去见她“男朋友”,当她看到是轩宇在等,转头就走。轩宇看到林夕扭头就走,不明情况地在后面追,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夕说:“你走吧!我不想说。”

轩宇莫名其妙地看着林夕,问:“你总该给我个理由吧?别无理取闹,好不好啊?”

林夕脱下自己的对戒,还给轩宇,说:“这就是理由!”

轩宇回家左思冥想了一会儿,估计是因为他借给小吴戒指而生气。

第二天,他还是按时地来送早餐。

看着撅着嘴的林夕,心里想:至于吗?就为那么小的事情生气。

轩宇说:“林,别闹了。我前几天借给小吴戒指,你就为这事生气?”

林夕也想了一晚上,气过头回想,事情必然有蹊跷,什么时候小吴有男朋友的?而且是轩宇?这个怎么也是不可能,便没和轩宇说下去,直接找一个台阶就下了。

林夕说:“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

轩宇说:“好了,以后有类似的事情,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好不好?别生气了。”

轩宇轻轻地亲吻了林夕的额头,给她重新戴上戒指。经过这件事情后,他们的感情更浓了,心儿经过磨砺后,彼此更靠近了,两个人也更甜蜜了。

【五】

突然,有一天,林夕接到一个任务,就是举办一场学校油画展,要和最近接管的林心禾老师联系。林心禾老师长得秀丽端庄,温婉可人,可是她进学校后,是非不断。有人说:“她喜欢巴结领导,这本没有错,但是还喜欢诽谤他人,抬高自己的身价。”有人说:“她窃取别人的果实,说是自己的作品呢!”

起初,林夕不相信,可当她看到她好友的《月下荷花》变成了林老师的《荷塘月色》,一眨眼的功夫,老母鸡变鸭。林夕便对林老师没有了一丝的好感,若不是亲眼瞧见,还真的很难相信,这幅美丽容颜背后,竟然藏着如此丑陋的心啊?简直是对荷花的玷污啊!可惜了好友的著作。

她和轩宇讨论起此事,说道:“真不能以貌取人啊!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

轩宇疑惑地看着林夕,说:“不会吧!我听过她讲课,蛮生动的呀!”

林夕说:“凡事要眼见为实。同样姓林,差距怎么那么大啊?”

轩宇有点生气地说:“我不许你这样说林老师,她在我心目中有着光辉的形象!”

林夕撅着嘴说:“可惜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徒有其表罢了!”

轩宇提高了自己的嗓门,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林夕说道:“我不欣赏她。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活得像哈巴狗一样!”

轩宇说:“我们分手!”

林夕在气头上,直接脱口而出:“分手就分手。”不等轩宇,直接奔向寝室楼。

轩宇思前想后,好像是自己太冲动,不就是意见不合吗?至于吗?他想挽留林夕,连播了几次电话,可惜对方接通了但是没人应答。他想了想,要不约小吴劝林夕来着,或许好些。

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添乱吗?轩宇不明情况地约小吴出来谈谈,了解林夕的状况。小吴说:“你知道吗?林夕可受男生欢迎了,周围一圈都在追她。”

轩宇听着笑一笑,心里有一点酸,不是滋味。

小吴又继续说:“最近王海经常在寝室楼下面等着她出来呢!有一次,还听到他带着哥们,在楼下喊林夕,我爱你呢!”

轩宇有些毛了,礼貌地告别了小吴后,本来是想求和的,心里如同醋缸倒翻一样,尽是酸味。轩宇也不理会林夕,觉得她太骄傲,想冷一冷她。

【六】

林夕和轩宇冷战了一周。林夕心里何尝不想轩宇呢?她每天抚摸着戒指,心想:只要你肯低头,我一定会和你复合的,你怎么还不来找我呀?

轩宇心想:一直是我让你的,这次换你来安慰我。就这一次,任性,可不可以?

两个人谁也不理谁,继续僵持着。

有一次,轩宇和一位哥们约打篮球的日子,恰巧翻了手机日历,发现再过几天就是林夕生日。轩宇心想着给她一个惊喜,他突然想起她喜欢的是茉莉花,要不用茉莉花堆放成一个爱心,然后再点一些爱心蜡烛,买一个大蛋糕。

等到了林夕的生日,他让班长通知她到班级开会为由,骗她来到教室。然后看着他精心的布置,林夕感动地哭了,轩宇紧紧地拥她入怀,说:“不哭了,今天是你生日,来,我为你点蜡烛。”

他们关了灯,点燃了蜡烛,一起吹灭。他们之间谁也没有提过往,都沉浸在这幸福的时刻。原来相爱最幸福的就是和爱的人相拥,这就足够了!

“你刚才许了什么愿呢?”

“不告诉你。”

“你最近有没有想我?”

“或许有那么一点点。”

“我可是每天都在想你。”

“想我什么啊?”

“想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两个人在灯光下依偎,幸福或许就在不言中,有些时候只需要体谅地一个拥抱而已。

【七】

雨,滴答答地落下。眼水,哗啦啦地流下。

同样是水,竟然是如此地相似。

轩宇永远无法忘记,他主动打电话给林夕,说道:“我们分手吧!”

林夕问:“为什么?”

轩宇说:“不合适。”

林夕说:“那好吧!”

一点儿挽留的口气都没有,令轩宇灰头丧气,可回想是自己拒绝林夕的啊!三年多的感情,覆水东流,哪有那么容易啊?可是感情还是败给了时间!三年多的包容与体谅,没有换回林夕的一丝温暖话语或者一个关爱的问候。轩宇心里一直有着一个疑问:究竟林夕是喜欢他呢?还是喜欢被宠爱的感觉呢?或者都有,喜欢被宠爱的感觉多点呢?

答案是不言而喻,但是轩宇很怕面对这个答案,他极其地逃避这个问题。他看着手上戴的戒指,心想:林夕一直戴着,说明她心里是有我的。

可是一直地付出却没有一点点回音?这样的坚持值得吗?有好几次,轩宇想打退堂鼓,他累了,心真的好累。或许本来就是无言的结局,何必强求呢?

轩宇是真心地爱林夕,一直心里想成为她理想的那个他,可是他看不到他的位置,你知道吗?像卷入黑色的漩涡,没有尽头。如果你看到路牌,起码你还知道你离前方还有多少公里,可是林夕一直没有给出答案?而轩宇一直摸索着前行,没有地图,没有路标,很盲目地走。

这种痴迷,在热恋的时候,轩宇是尽力做到。但是感情总有褪色的时候,当这个时候,一切看似不起眼的小问题都是大问题,这些也成了林夕与轩宇无法跨越的沟渠。林夕是理想的浪漫主义者,追随永远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轩宇,是脚踏实地的实业派。说得难听点,轩宇是找个好姑娘,要一起过日子的。而林夕找的是理想接近的志同道合者。

两个人择偶价值观的不同,也注定了他们殊途同归,分手是必然的。

在毕业的五年后,轩宇通过自己的勤奋奋斗,自己也打拼了一片小天地,心里却特别怀念林夕。那是心底里深处的爱恋,一种不可言说的秘密,他多么想告诉她:这辈子,我最爱的人是你,可是理智不让他说。

人生总是有缺憾,维纳斯的断臂被举世公认是残缺的美的极致。轩宇安慰自己,准备开车离去。当他回首这个校园,心里想:或许她已经找到好人家,嫁了吧?或许她已经成了一个孩子的妈妈。

但是他的心里一直为林夕停留一个位置,一个地方永远等待着她的回归。

海口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常见癫痫大发作症状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友情链接:

聪明正直网 | 魔兽世界最强公会 | 明日花罗绮 | 失忆歌词 | 虹桥机场图片 | 体育主播 | 黑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