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恐龙制作 >> 正文

【荷塘】姐姐(小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第一次见到姐姐的时候,她还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我记得很清楚,她有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我喜欢趴在她的背上,把腮帮子在她的头发上蹭。我说,姐姐,我要睡着了。

姐姐每天背我去上学,也每天背别的孩子去上学。我曾经问过别的孩子,他们也喜欢趴在姐姐的背上蹭姐姐的头发。他们说,有时候我们也能睡着。

满天星星的早晨,姐姐温暖的身体,带着香味的头发,构成了我的童年。我对女友说,这次同学聚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去看姐姐。

女友比我小四岁,是个漂亮活泼的城里女孩。她调皮地说,这只有在电影上才看到这样的情节。

我说,这样俗气的故事在每个山村里上演,可是每个山村的孩子都需要这样的情节。

她不屑一顾地说,切,别说这些文绉绉的话。

我不想和她在这里拌嘴,打了电话,叫上所有的同学。我说,走,咱们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去看姐姐。

山村的小学像一位颤巍巍的老人站立在风中,校园里传来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我们仿佛回到了童年。

一个同学说,一会儿去和姐姐玩老鹰抓小小鸡!

我们笑起来。不知怎么的,想起儿时的事来,我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一辆校车驶出来,我们都兴奋起来。我们学校也有客车了,再也不用姐姐每天背孩子们上学了。我说,现在的孩子们享不到我们那时的福气了。

学校里还是那三个老师,唯独姐姐没在。他们没有一个认出我们来的。

我对着老校长说,我们是来看姐姐的。

校长“哦”了一声,马上给我们倒水,说,李老师去接学生了,快回来了,快回来了。

我们说,学校不是有客车了吗?

一个老师说,没司机。我们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可不敢开车。小李年轻,就让她开吧。他转过头来说,哈哈!小李也不年轻了,小四十的人了吧!几个老师笑了起来。

十几个人塞在本来就不大的办公室里显得拥挤,我们就走到了校门口等着姐姐回来。大家纷纷谈论着姐姐。

女友说,她真有那么好吗?结果几个同学一股脑地跟她说起了姐姐和他们的事来。

接近九点时,小学毕业后我们一直没见过的姐姐出现在视线里了。但我们没有人认出她来。我们看到一个妇女背着一个孩子进来学校。

姐姐一听说我们来看她,马上跑了回来。她跑得很快,把几个老师落在了后面。姐姐抚摸着一个女同学的头说,都长大了,都认不出你们来了。

姐姐教了那么多学生认不出我们来理所当然,可我们认不出姐姐来了?我看着头发蓬松、皮肤粗糙、脸庞黝黑的这个女人,怎么也不能和十几年前的那个姐姐联系起来。但她就是姐姐,从她爱我们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

姐姐和我们聊了几句就要匆忙地走,她说,校车被扣了,孩子们都留在路上。我得把他背来上课。

她走远了,我们才想起来还没有给她看我们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呢。

女友聪明,嚷着说,亏你们还姐姐长姐姐短的,傻愣着干嘛?还不帮姐姐去背孩子呀!我们恍然大悟。

背完孩子后,已经接近中午了,我们邀请姐姐参加同学聚会。

姐姐说,你们没忘了姐姐,姐姐就很高兴了。我要去交警队把扣留的车讨回来。

我们强行留下了姐姐。

在学校附近的小餐馆里,我们十几个同学举起杯子来说,老师,我们考上大学了!

姐姐抚摸着我们的入学通知书,羞涩起来,像刚来我们学校第一次登上讲台时那样低着头说,别叫我老师,叫我姐姐就好了。

我们一起喊,姐姐。

女友跑到姐姐身边,小猫一样偎依着姐姐,悄悄地对她耳语说,姐姐,你也背背我,好吗?

这时候,电视上的当地新闻报道说,某校教师无证驾驶校车,超载人数达三倍……

我把电视关了,对着同学们说,来,我们再为姐姐干一杯!

去交警大队的路上,老校长告诉我们,校车是小李老师一分一分攒起来买的。她常说,山里冬天风大,孩子都冻坏了。咱学校不能没辆接孩子的车。

脑外伤癫痫多久能治好
廊坊哪里有颠痫医院
癫痫新的治疗方法是什么

友情链接:

聪明正直网 | 魔兽世界最强公会 | 明日花罗绮 | 失忆歌词 | 虹桥机场图片 | 体育主播 | 黑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