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茅台酒厂招聘 >> 正文

【江南小说】蝶儿满天飞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凌空飘扬着幽蓝的玫瑰花瓣,一片片,一朵朵如翩跹起舞的蝶儿,扑扇着翅膀腾空飞翔。终于累了,那一只只蓝得忧伤的蝶儿陆续的落在了潮湿的水泥面上。刺目的疼痛像一股倒流的血液翻滚,蔓延……

【一】

这个夏天,所有的人都在忙碌而紧张的找工作的时候,我促立在“欧时丽”女装品牌专卖店的橱窗外,眷恋的眼神始终离不开那件穿在模特身上的丝绸连衣裙。那么华而不艳,娇而不俗的裙子,要是穿在我身上,是一件多么痛快的事呀!

可这对于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我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当我偷偷瞄了一眼价格的时候,发痴的表情瞬间凝固在空气中。那需要我做三个月家教的工资。

简靖大汗淋漓的从对面街道的“麦当劳”甜品站买了个甜筒递给我,汗水滴在甜筒上面,瞬间就融化了。他知道我最喜欢吃甜筒,每一次经过“麦当劳”,都不忘给我买,而他自己却不吃。我知道,他是为了省钱。

我拿着甜筒,凑到嘴巴咬了一口,眼睛依然对着那条裙子,一点也舍不得移开视线。

简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帮我擦着额前的汗水:“怎么?喜欢那条裙子吗?”

我使劲的点头,忘记手里的甜筒就在嘴巴前面,鼻尖便和甜筒来了亲密接触,把简靖逗笑了。阳光打在他黝黑而健康的脸庞上,帅气极了。

“等我工作后,第一个月的工资就给你买好多好多的裙子!”简靖轻轻的擦掉我鼻尖上的冰激凌。

我和简靖都来自农村,大学四年的时光都是和他一起度过。我深深的明白他很爱我,而我,感觉到自己在慢慢的变化。不是不爱他了,而是我想要的幸福,他始终给予不了。

小时候,家里就穷,爸爸身体不好,妈妈在生我难产时离开了我们,弟弟现在也还在读高中,都离不开钱。

【二】

“喂,陈总,您好!我是蓝莓。”我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拿着陈亮的名片,终于还是拨通了这个号码。我知道一旦这个电话打出去,就意味着我的人生会有一个变化,但我此刻的眼神是坚定的。

“你好你好,怎么样?蓝莓姑娘,想通是吗?”陈亮语气里透着欣喜。应聘为他的秘书,有着丰厚的工资,前提是必须随叫随到。在这个世俗的社会中,我发现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我穷怕了,而简靖的诺言就像天边的那颗北极星,虽然明亮却太遥远。

所以,我毅然的走进陈亮的办公室,当他把那只皱巴巴且胖得像猪脚的手,伸进我文胸里使劲握住那两团丰盈而饱满的柔软的时候,我没有反抗。

此刻,我在金钱的面前失去了原有的矜持与原则,在赤裸裸的现实面前,只有“妥协”二字了。

爸爸正躺在医院的病房里,接受第二次的透析。尿毒症的病痛已经把他折磨的如一只受伤的野兽,痛苦不堪。

“这是五万,你先拿着。”陈亮的另一只手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色迷迷的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我的前胸,并且把卡塞在两团柔软的缝隙间。

“谢谢陈总。”我恨不得踹他几脚!但我保持着最美的笑容。

“不要和你那穷小子继续来往了!”陈亮的“叮嘱”怔住我即将跨出办公室的身影。

“好。”眼泪在关上门的刹那落下。

【三】

夜凉如水,萧瑟的寒风,吹落片片飘零的雪花,临窗而立,心已凝结成霜,丝毫感觉不到那所谓彻骨的寒冷。我的心似乎麻木了,多少个寂寞的夜晚,任思念如夜幕下的黑暗缓缓蔓延,直至吞噬我的灵魂。雪,还是那晶莹的雪,漫天纯洁肆意飘撒。而我,已不是当年的我了。曾经的海誓山盟,早在四年前,因我的一句“放我走”随之凝结,如冰那般变的透明又易碎……

那年,我分明感受到简靖在我提出分手时,撕心裂肺般的痛。而我……

我转过身,似乎也想把那些如滕蔓般的思念抛却,让它随着窗外的雪飘散而去。

我环顾着这栋陈亮买给我的别墅,所有的家具、电器、摆设都按我喜欢的风格。还有花园里那辆“奔驰”,也是以我的名义买的。

我就像他养的一只金丝雀,看着娇贵,实则就像一只囚鸟。或者比囚鸟更不如。陈亮不许我一个人出去,不许我和任何一个男性说话,在这栋豪华且空洞的别墅里,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痛快了就塞个几万给我,不开心就在我身上践踏。

曾经,这些用金钱堆砌的幸福是我的梦寐以求,因为在陈亮给予的钱足够我爸爸治病还有供我弟弟把所有的学业都完成的时候,我依然想继续做个娇气的公主。出手大方惯了,我很难想象再次像刚毕业那年,站在橱窗外死盯着那条心仪的裙子,而没有钱买的窘迫。

站在镜子前,我轻轻脱下身上这件丝滑绫罗的睡裙,曾经丰盈饱满的莲花,被两条触目惊心的抽痕交错着,像残败的野果。

又想起简靖了。

我轻轻的闭上眼睛,仿佛看到简靖就在曾经我们用最低价租来的几平米的屋子里,忙忙碌碌的做饭;在我拼命的在报纸寻找适合自己工作且没有着落差点发脾气的适合,他默默的递给我一个苹果;在我进门回家时出其不意的吓我一跳;还有晚上,枕着他的臂弯,两个人像婴儿般甜甜的相拥入眠……

虽然简单,平淡,却是一生中最难忘的美好回忆。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他,是我最幸福的。然,一切的一切就像一朵失去阳光与水份的枯竭的花,随后碾作尘土。

我露出一丝凄凉的苦笑,今生种下的因,我该用余生来偿还这个果。

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四】

春节到了,处处张灯结彩,喜气极了。

陈亮回家陪老婆了,而我,醉倒在“蓝月亮”酒吧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迷恋上了酒的味道。

烂醉之后,我更加疯狂的想念简靖,如杯子里的酒精充满我的全身。

拨出那个铭记于心,无数次在按出号码又没有勇气按下拨出键的号码。

简靖匆忙赶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两点。

我像当初那美好的时光里一样安静的依在他怀里,似乎我们从没有过伤心与离别。我一遍遍诉说着现在的哀伤绝望,甚至那在心底渐渐产生的念头。

只是,简靖没有像从前一样轻拍我的肩膀给我安慰。

他点燃一支烟,沉默不语。

烟,燃尽了,他掐灭烟头,生怕我再次不见般的抓住我的手说:“蓝莓,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我惊愕,酒醒了一半。

抽手回来的瞬间,在昏黄的灯光下,我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个目光焦灼忧伤的男人。

四年过去了,他更加成熟了,曾经干净纯澈的双眸此刻布满血丝,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再也不是曾经单纯的天空,单纯的梦想了。

有一丝无法言喻的悲凉猛然在心底涌动,蔓延。

流逝而去的年华里,我曾经没有顾及他的感受,把他的心狠狠的伤害。而今,再美好的时光已蹉跎,我的心已经千疮百孔,除了一身自取其辱的沧桑憔悴外一无所处。

我不该再扰乱他的平静的生活,时光深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五】

“快点,宝贝。我等不及了。”陈亮在雪白高贵的席梦思上催着我。

我在浴室里,故意把水开得“哗哗”响。其实,我只是在鼓足我的勇气,今夜,我想要结束这场无止境的噩梦。

陈亮从来都不会对我怜香惜玉,从我胸前的那两道抽痕可以看得出。

我深深的吸一口气,对着镜子露出一抹释然的微笑,或许,下一刻,我将无缘再面对自己镜子里的容颜。

“你再对我残暴对待的话,我就死在你面前。” 席梦思床上,我掏出藏在枕头下的一把匕首。

而陈亮那肥胖的身体还有手上的皮鞭,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当真。

当他那一鞭狠狠的痛吻过我的前胸时,我看到陈亮的一双眼睛瞪着比黄牛的眼睛还要大,鲜红的液体从陈亮的心脏之处顺着啤酒肚往下延长,最后滴在雪白的床单上,和我身上的鞭痕一样触目惊心。

我惊慌失措,脸色霎时白了,随即,手里握着的匕首被我又抽出来了。鲜血如泉涌,渗透了整床席梦思。

我不是故意要杀他,我要杀的是自己呀!顷刻间,觉得天旋地转,外面的寒风似乎要冲撞进屋,要我把这个杀人犯缉拿归案。一道闪电划过天际,随后一声如天崩地裂的雷声狠狠的撞击在我的心上。我浑身颤抖的躲在角落,看着手里残留的血腥味,嘴唇里那两排不听话的牙齿一直在吵架着。怎么办?警察?坐牢?天!我宁愿死也不要那么狼狈。

【六】

我站在八楼的天台上,给简靖电话告别的时候,他说刚从花店出来,买了我最喜欢的蓝玫瑰,他说今天是情人节,本想要给我个惊喜,没想到我先找他了。

“你要好好的,找个女朋友结婚生子,不要想我,我不值得你爱。我想……我妈了,我……要去找她……”我极力克制着情绪,但卡再喉咙里的哽咽还是没有逃过简靖那敏感的心思。

“蓝莓,你别傻,出什么事了?噢,我看见你了。”简靖竟然在八楼下的街道上。

几秒钟后,简靖出现在我的面前。

当简靖为了拉我而踩空了脚,从八楼的楼顶纵身跃落的刹那,那个黑影在迎面而来的阳光中迅速下降。

他手里的蓝玫瑰随风飘散,一瓣瓣、一朵朵、一叶叶像翩跹起舞的蝴蝶,凄美绝伦。

凌空飞舞的蓝蝴蝶缓缓的落在水泥地面那一抹诡媚的鲜红上,还有那一动也不动的黑影上,似乎眷恋他身上的味道。

郑州有看癫痫病的吗
癫痫医院治疗好的是哪家呢
癫痫病吃什么药有效果

友情链接:

聪明正直网 | 魔兽世界最强公会 | 明日花罗绮 | 失忆歌词 | 虹桥机场图片 | 体育主播 | 黑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