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玛汐女装 >> 正文

【江南】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十五的夜晚格外撩人,明媚的月光像丝绸一样光滑,柔软。辽阔无垠的夜空就像披了一层蓝色的面纱,分外迷人妩媚。

这样美丽的夜晚最适合牵着心爱的他一起漫步在星空下,漫步在夜色的清辉下。

而我,外表并不出众,也没有富裕的家境,我只有两个比较要好的姐妹。在我寂寞的时候,总是她们陪伴着我,在我伤心的时候,总是她们充当听话筒,任我无所顾忌地发泄。对于这样的安排,我还是比较满意的,没有爱情算不了什么,我只要拥有宝贵的友谊就行了。我一直是这样想的,也深信我们三个人的友情可以绵绵不绝地延长下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三个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渐渐失去了联系。我总以为她们两个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才无瑕顾及我的。因此,我总是非常大度地忽略她们两个的经常失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又怎么要求她们一如既往地听从我的唠叨呢。

就像今天晚上,我再次被两个好友放了鸽子后,一个人无聊地泡在水里洗香水浴,一边安静地听着孟庭苇的“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每次听到这首歌,我的心情都会由好变差。想到那个不知名的花心男子,不知道为什么原因,惹得这么多漂亮的妹妹为他伤心,我就无故地讨厌起他来。

正当我洗完澡,准备穿衣服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的白苹果手机是刚分期买的正品呢,我把它放在洗脸台上了。怕手机会因为震动而掉落在地上,我再也顾不上没穿衣服了,急忙从洁白的浴缸中爬出,随手抓起旁边的白色浴巾就披上。

“晴晴,我不想活了,你快来见我最后一面吧!”琴琴的哭声从另一头传了过来。我这是第一次听到她这么伤心。

“怎么啦?琴琴,有话好好说,别做傻事啊!”我一边拉紧快要下滑的浴巾,一边对着手机大声喊着。

“晴晴,我真的不想活了,我恨死那个王八蛋了!他竟然敢劈腿,脚踏两只船。我要先杀了他,再自杀!”琴琴的声音突然变得凶狠起来。

我心里很不安,再也顾不得拉浴巾了,它要掉就掉吧,反正这里也没有人。

“琴琴乖哦,别冲动。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找你!”

“我在蓝月亮酒吧,正盯着那个花心大萝卜呢!今天跟踪他来到这里了,身边还有一个小辣妹!”琴琴的声音没那么狠了。

“好的,你等我,我马上过去!挂断电话后,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一头湿淋淋的长发凌乱地遮住了乌黑的大眼睛。我把头发拨开,看到了自己的嘴唇发白。唉呀,瞧我这鬼样子,难怪都二十五岁了,还找不到男朋友。

其实我的身材还是不错的,就是上身胖了点,穿最大号的胸衣,这点令我感觉很丢脸。每次买衣服,我都要穿宽松的休闲服,这样才能够挡住我“伟大”的内在美。除此之外,我有一双人见人赞的长腿,无论穿什么样的裤子都好看。每次跟身高一米六以下的琴琴和茵茵出去逛街,我都很像护花使者。穿上高跟鞋的我,足足有一米七左右,站在她们两个中间,十足的不搭配。

琴琴和茵茵总是取笑我,说我如果是男生就好了,这样,她们就不用担心找不到男朋友了。没想到说这话不久,她们两个就相继找到了自己的男友。但是,她们的男友都非常神秘,从不出现在我面前,而且,她们约会也不同时。据说,她们的男友都非常忙,时间有限,只能两个人慢慢享受,不能带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

我手忙脚乱地穿好内衣,再找到一件浅蓝色的纯棉T恤,然后,再穿上一件牛仔七分裤,最后,穿上我最爱的耐克休闲运动鞋,就飞也似地往蓝月亮酒吧奔去了。

2、

下了车,我掏出二十块钱给出租车的司机,没想到他竟然不找钱。我这才发现,原来蓝月亮酒吧竟然位于无锡的郊外。

“真贵,这鬼地方,琴琴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我在心里念念不停。

等我走到门口时,两个保安把我挡在了门外。

“小姐,请出示会员卡!”其中,一个个子高高,长得有点帅的保安彬彬有礼地对我说。

“我是来这里找朋友的,她喝醉了,我来接她回家!”我有点着急了。

“这不行,必须是会员才能进去的,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另一个矮矮胖胖,脸臭臭的保安没好气地喊着。

“我真的没有会员卡,我朋友喝醉了,如果再不让我进去,可能会出事的。”我按下内心的急切,好声气地解释。

两个保安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那个高个子保安有人情味,他点了点头:“进去吧,接了朋友马上就出来。”

“好的,谢谢了!”我风一样地冲进了酒吧。

一进入酒吧,疯狂的《江南style》正在卖力地唱着。我紧紧地捂住耳朵,生怕自己被这可怕的噪音震聋。

我站在阴暗的楼梯上,四处打量酒吧周围。终于,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琴琴,我来了!”我迅速跑下楼梯,找到琴琴的位置。

“晴晴,我好伤心啊,我的心快碎了!”琴琴一看到我,马上大哭起来,委屈地抱紧我。

“怎么啦?别哭别哭,好好说嘛!”我轻声细语。

“你看吧台那个穿蓝色衬衫的男孩子,他就是我现在的男朋友,你看他身边还有一个小妖精呢!”琴琴抽泣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地说了一遍。

原来,这就是她所说的男友。此时此刻,他正陪着另一个打扮得非常花俏的女孩子嬉笑呢。

我睁大眼睛,仔细一看:不对呀,旁边那个女孩子的背影好熟悉!

我心里非常不安,那个背影实在太像茵茵了!不过,这种新潮的打扮,实在不像茵茵平时的风格,也难怪琴琴没有认出来。

“琴琴,你不觉得那背影很眼熟吗?”我小声地问。

“眼熟?怎么可能?”琴琴的声音又大了起来。

“你再看看,是不是茵茵呢?”我好心地提醒她。

“是那个死丫头?她不是有男朋友了吗?我不相信!”琴琴死心眼地认定那不是自己的闺密。

我再次睁大眼睛,甚至不知不觉地拉开椅子,走近那对亲亲我我的男女。

当我看到身穿大红色雪纺露背装的茵茵时,我就知道这事情不好收拾了。

果然,等我转过身去,浑身发颤的琴琴已经站在了我背后。

“茵茵,你这个贱女人,竟然抢我的男朋友!”失去理智的琴琴走到吧台前面,扬起手就打了茵茵一个巴掌。

被这突然的巴掌惊醒的茵茵正想破口大骂时,却看到了一脸惊愕的我。

“晴晴,这是怎么回事?我只不过陪男朋友出来喝杯酒,这也犯了法吗?”茵茵捂着发烫的脸,傻了眼。

“英杰,你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琴琴拉着那个若无其事的男孩子,伤心欲绝地问。

“明俊,你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变成琴琴的男朋友呢?”茵茵也惊住了。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可恶的男孩子,竟然脚踏两只船,连自己的名字都是假的。

我愤怒地冲到他面前,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然后使出全身力气地骂道:“无耻,下流!”

我左手拉着琴琴,右手拉着茵茵,大声疾呼:“快跟我离开这里,别再让别人看笑话了!”

那个不知道名字的花心鬼,看到真相败露,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最后,他看了一下哭哭啼啼的两个女友,唾弃地说了一句:“真晦气!不玩了!”说完就掉头而去,再也不看我们一眼。

“走吧,我们回家再说!”我拉着两个失魂落魄的好友,沉重地离开了蓝月亮酒吧。

3、

回到我家后,两个好友呆若木鸡,还没从这情变中走出。

“唉呀,情字真难写啊!”我摇摇头,走到厨房,为她们两个各自冲泡了一杯泡沫红茶。

“喝一下吧,先降降火气。别伤了和气!”我递给她们。

过了一会儿,我等她们气消了,就开始发问了。

“琴琴,你先说,这是怎么回事?”我把这事的主动权交给琴琴,毕竟,她是今天晚上最大的受伤者。

“晴晴,我认识白英杰已经六个多月了!”琴琴的话刚说完,眼泪又掉下来了。

“晴晴,我认识许明俊也有六个多月了!”茵茵急着解释。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他有两个名字呢?”我不得其解。

“网上认识的!”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天,我晕,这是唱的哪出戏?难不成这是在演双簧?”听着她们的回答,我真的是欲哭无泪。

“好,琴琴,你先说,茵茵不要插嘴!”我冷静下来,分析了一下,可能两个人的情况差不多,只要听一个的,另一个的也就十九不离八十了。

“好,我听着。”茵茵也知道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琴琴静下来,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了我们。

原来,白英杰是新网博客圈里的圈主,经常到处寻找有特色的文章。与其说是在挑选好文章,还不如说是在四处猎艳。因为,很多博主都喜欢把自己的照片上传到网上去,却不知道,这样做的结果,给了那些不法分子有机可图。琴琴是在看到同事网恋后,才心血来潮的。本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钓个高富帅,没想到运气出奇的好,她刚弄完博客不久,就有人找上她了。

白英杰经常去她博客里留言,并且留下不少诗情画意的祝福。可怜的琴琴,怎么会知道那些祝福都是在网上下载的,还以为,白英杰很有才情呢。

白英杰是个很会说甜言蜜语的人,在看到琴琴冷若冰霜的外貌后,马上就多了一个心眼。他知道要打动这种女子不容易,要下一番苦功。因此,每天晚上,他都会在网上等着琴琴,对她无微不至地关怀。在白英杰的软硬兼施下,琴琴很快就伦陷了,她为这迟来的爱情而激动不已。在网上聊天一个多月后,她就瞒着我们两个,偷偷地跑到杭州去见白英杰了。

琴琴在杭州呆了三天,在那三天里发生了什么事,她不肯多说。我听了,一个头两个大。这未知的三天是个大隐患。

在听琴琴的讲述时,茵茵有好几次都想要打断,都被我的眼色打住了。当她听到琴琴五个月前就已经跟白英杰见面时,脸色都变了。

琴琴从杭州回来后,白英杰就说耐不住两地分离的苦,硬是追到无锡来了。

“他究竟是做什么的?你知道吗?肯定是个无业游民。”我好奇地问。

“他说家里很钱,又是独生子,现在在休假,等到休完假后,就到家里的公司去上班了。”琴琴不自觉地为他辩解起来。

“我们原本是天天见面的,但是从上个月开始,见面的时间就慢慢减少了。他说家里有事情,要等忙完才能再出来见我。”琴琴解释为什么白英杰变心,她会不知道。

“那你是怎么发现他变心的呢?”茵茵也好奇起来。

“昨天晚上,我打电话给他,他说在朋友家玩。结果,我听到旁边有女孩子的声音,我问他是谁,他就把电话挂了。”琴琴后来叫朋友查了一下,才发现白英杰最近经常上蓝月亮酒吧玩,而且每次都带不同的女孩子。于是,今天晚上,她就来到酒吧,躲在角落里等。果然不出她所料,等到八点多的时候,白英杰就带着一个妖艳的女孩子出现了。怒火冲天的她,竟然没有发现那个妖艳的女子是自己的好姐妹。

4、

“好了,换茵茵了!”我让琴琴先休息一下,轮到茵茵解释。

“我跟许明俊认识六个多月了。也是在网上认识的。”听到茵茵的话,我真想起身揍死那个家伙。

茵茵跟许明俊认识的经过跟琴琴差不多,不过,不是在新网博客圈,而是通过微信认识的。

据茵茵所说,有一天晚上,她闲来无事,就打开微信玩,当她看到微信摇一摇的特别介绍后,很感兴趣,就摇了一下,没想到马上有人加她为好友了。

茵茵一看备注:寻找知性熟人,等待有缘人。她感觉有点意思,便马上接受了请求。

茵茵跟许明俊经常语音聊天,通过聊天,茵茵感觉他很成熟,很体贴,而且很会说好话。经不起许明俊的再三请求,在认识两个月后,茵茵就邀请他来无锡见面了。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喝了点酒,太激动了。他是我的梦中情人,长得高,白,帅。而且家里很有钱,他给我买了很多名牌衣服。我一时情难自禁,就跟他在一起了……”一向大大咧咧的茵茵说起这事,脸竟然红了,想必那个浪漫的夜晚给她带来无限美好的回忆。

“呜呜呜,呜呜呜……”震耳欲聋的哭声响了起来,天啊,听完茵茵的话,琴琴哭得像家里死了人似的,别提有多伤心了。

“又怎么了?难道你也……”还是茵茵聪明,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你们这两个笨女人!”我快被气晕了,连说话也不顾后果,随口骂了出来。

“我们真是笨蛋!”琴琴和茵茵抱头痛哭,再也顾不上面子问题了。

“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你们真的很笨,不是告诉你们,这世上,只有友情才最可靠吗?”我气呼呼地骂着,真恨不得冲到那个王八蛋面前,撕下他的假面具。

“我怎么会知道,他看起来那么善良,那么温柔,而且对我那么好!”琴琴还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就是,从来没见过那么体贴的男人!”一向不服琴琴的茵茵意外地不反驳她的话。

“真拿你们两个没办法!好男人会脚踏两只船?”我勃然大怒,真想拿书敲醒这两个笨丫头的脑袋。

那天晚上,琴琴跟茵茵互相埋怨对方一直到半夜三更,我实在受不住了,便把客厅放给她们两个去吵,自己回到房间睡觉了。

成年人癫痫治疗方法有哪些
治疗羊角风的方法
北京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正规

友情链接:

聪明正直网 | 魔兽世界最强公会 | 明日花罗绮 | 失忆歌词 | 虹桥机场图片 | 体育主播 | 黑金账号